快捷搜索:

苏轼《贺新郎·夏景》的原文及翻译赏析

【原文】

乳燕飞华屋。悄无人、桐阴转午,晚凉新浴。手弄生绡白团扇,扇手一时似玉。渐困倚、孤眠清熟。帘外谁来推绣户,枉教人、梦断瑶台曲。又却是,风敲竹。

石榴半吐红巾蹙。待浮花、浪蕊都尽,伴君幽独。秾艳一枝细看取,芳心千重似束。又恐被、秋风惊绿。若待得君来向此,花前对酒不忍触。共粉泪,两簌簌。

【译文】

小燕子飞落在雕梁画栋的华屋,悄然默默静四下无人,梧桐阴儿转过了中午。黄昏清凉时丽人刚出浴。手拿着丝织的白团扇,团扇与素手似白玉凝酥。垂垂困倦,斜倚枕睡得喷鼻熟。此时不知是谁在推响彩绣的门户?空叫人惊醒了瑶台好梦。侧耳听却原本是阵阵风在敲竹。

石榴花半开像红巾叠簇,待桃杏等浮浪花朵落尽,它才会绽开与孤独的丽工资伍。细看这一枝冶艳的石榴,花瓣千层好似丽人芳心紧束。又生怕被那西风吹落只剩叶绿。翌日未来如等到丽人来到,在花前喝酒也不忍去碰触。那时节泪珠儿和花瓣,都邑一同洒落,声簌簌。

【注释】

⑴贺新郎:词牌名,别名“金缕曲””贺新凉““乳燕飞”“貂裘换酒”。传世作品以《东坡乐府》所收为最早。

⑵乳燕:雏燕儿。飞:宋赵彦卫《云麓漫钞》谓见真迹作“栖”。

⑶桐阴:梧桐树阴。

⑷生绡(xiāo):未漂煮过的生织物,这里指丝绢。团扇:汉班婕妤《团扇诗》:“新裂齐纨素,鲜洁如霜雪。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”后常以喻指佳人薄命掉宠。

⑸扇手:白团扇与素手。一时:一并,一齐。

⑹清熟:谓就寝安稳沉酣。

⑺枉:空,白白地。瑶台:玉石砌成的台,神话传说在昆仑山上,此指梦中瑶池。曲:形容处所幽深的样子。

⑻风敲竹:唐李益《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》:“开门复动竹,疑是故人来。

⑼红巾蹙(cù):形容石榴花半开时如红巾皱缩。蹙,皱。

⑽浮花浪蕊:指轻浮斗艳而早谢的桃、李、杏花等。唐韩愈《杏花》:“浮花浪蕊镇长有,才开还落瘴雾中。”

⑾幽独:沉默独守。

⑿秾(nóng)艳:色彩艳丽。

⒀千重(chóng)似束,形容石榴花瓣重叠,也指佳民苦衷重重。

⒁秋风惊绿:指秋风乍起使榴花凋零,只剩绿叶。

⒂两簌(sù)簌:形容花瓣与眼泪同落。簌簌,纷繁落下的样子。

【创作背景】

关于这首词的写作背景,昔人异说纷纭。南宋杨湜《古今词话》载:”苏子瞻守钱塘,有官妓秀兰,天性黠慧,善于应对。一日,湖中有宴会,群妓毕集,唯秀兰不至,督之很久方来。问其故,对以洗澡倦睡,忽闻打门甚急,起而问之,乃乐营将催督也。子瞻已恕之,坐中一倅怒其晚至,诘之不已。时榴花盛开,秀兰折一枝藉手告倅,倅愈怒。子瞻因作《贺新凉》,令歌以送酒,倅怒顿止“(《苕溪渔隐丛话》后集引)。胡仔觉得此言荒漠,堪入笑林。

南宋曾季狸《艇斋诗话》说《贺新郎》是苏轼在杭州万顷寺作,因寺中有榴花树,且这天有歌者午睡,故有”石榴半吐“”孤眠清熟“之语。

南宋陈鹄《耆旧续闻》录陆辰州语,陆辰州说晁以道在看到东坡真迹后转告他说:苏轼有妾名朝云、榴花。朝云客逝世岭南,惟榴花独存,故苏词下阕专说榴花,并有”待浮花浪蕊都尽,伴君幽独“之语。

【作品赏析】

这是一首抒写闺怨的双调词,咏人兼咏物,上片描绘在清幽情况中的一位丽人,她高洁绝尘,又十分孤独寥寂;下片掉落转笔锋,专咏榴花,借花取喻,时而花人并列,时而花人合一。作者付与词中的丽人、榴花以孤芳高洁、自伤迟暮的风致和感情,在这两个美好的意象中渗透进自己的人格和情感。词中写掉时之佳人,托掉意之情怀;以婉曲绸缪的儿女情肠,寄慷慨郁愤的出身之感。

上片以初夏景物为衬托,写一位孤高绝尘的标致女子。起调“乳燕飞华屋,悄无人,桐阴转午,”点出初夏季候、过午、时节、情况之安静。“晚凉新浴”,推出黄昏新凉和出浴丽人。“手弄生绡白团扇,扇手一时似玉”,进而工笔描画丽人“晚凉新浴”之后的娴雅风韵。作者写团扇之白,不光意在衬托丽人的肌肤雪白和品德高洁,而且意在象征丽人的命运、出身。自从汉代班婕妤(汉成帝妃,为赵飞燕谮,掉宠)作《团扇诗》后,在古代书生笔下,白团扇经常是红颜薄命,佳人掉时的象征。上文已频频衬着“悄无人”的寂静氛围,这里又写“手弄生绡白团扇”,着一“弄”字,便走漏出丽人心坎一种无可怎样如何的枯寂,接以“扇手一时似玉”,实是暗示“妾身似秋扇”的命运。

以上写丽民心态,主如果用情况陪衬、用象征、暗示要领,隐约迷离。以下写丽人初因孤寂无聊而入梦,继而好梦因风摇竹声而被惊断。“渐困倚、孤眠清熟”句,使人感想熏染到佳人处境之幽清和心坎的寥寂。以下数句是说:丽人入梦后,朦胧中仿佛有人掀开珠帘,敲叩门窗,不由引起她的一阵愉快和一种等候。可是从梦中惊醒,却只听到那风吹翠竹的萧萧声,等待她的仍然是一片寥寂。此处化用了唐人李益诗句“开门复动竹,疑是美女来”的幽清意境,着重写由梦而醒、由盼望而失望的怅惘;“枉教人”、“却又是”,将丽人这种情感上的崎岖突现出来了。这几句,如梦似幻,动而愈静,极其婉曲地体现了女主人公的孤寂。从上片全部构思来看,主要写丽人孤眠。写“华屋”,写“晚凉”,写“弄扇”,都是映衬和暗示丽人的空虚寥寂和叹惋怅恨之情。

下片用秾艳独芳的榴花为丽人写照。过片转咏榴花。“石榴半吐红巾蹙”,化用唐人白居易诗“山榴花似结红巾”(《题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诸僧众》)句意形象地写出了榴花的表面特性,又带有西子含颦的风姿,耐人寻味。“待浮花浪蕊都尽,伴君幽独”,这是丽人不雅花引起的感触和情思。此二句既注解榴花开放的季候,又用拟人伎俩写出了它不与桃李斗丽、自力于群芳之外的风致。这不与“浮花浪蕊”为伍的榴花,也等于女主人公的象征。“秾艳一枝细看取”,形貌出花色的明丽感人。“芳心千重似束”,不仅捕抓住了榴花形状的特性,并再次托喻丽人那颗坚忍不渝的芳心,写出了她似若有情、愁心难展的情态。“又恐被秋风惊绿”,由花及人,油然而生丽人迟暮之感。“若待得君来向此”至结尾,写怀抱迟暮之感的丽人与榴花两相器重,共花落簌簌而泪落簌簌。

词的下片借物咏情,写丽人看花时触景伤情,感慨万千,时而不雅花,时而怜花惜花。这莳花人合一的伎俩,孕育发生一种婉曲绸缪、寻味不尽的效果。作者无论是直接写丽人,照样经由过程榴花间接写丽人,都牢牢扣住娇花丽人掉时、掉宠这一合营点,而又依靠着词人自身的怀才不遇之情。

这首词隐约地抒写了作者怀才不遇的烦闷情怀。苏轼笔下的佳人,大年夜多丰姿绰约,雍容娴雅。无论《洞仙歌·冰肌玉骨》里“冰肌玉骨,自清凉无汗”的花蕊夫人,照样这首词中的出浴美男,都能给人一种清洁如玉、明哲保身的美感。从艺术上看,上片主要写佳人,但没有正面描绘她的姿容,而是先写佳人的扇和执扇的手;下片别开异境,前五句写石榴,后五句佳人与石榴合写,亦花亦人,奇妙新颖,折衷自然。此词之意蕴,冠绝古今,取景清幽,意象清隽,托意高远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苏轼(1037-1101),北宋文学家、字画家、美食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汉族,四川人,葬于颍昌(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)。平生仕途坎坷,学识渊博,资质极高,诗文字画皆精。其文汪洋恣肆,明白畅达,与欧阳修并称欧苏,为“唐宋八大年夜家”之一;诗清新豪健,善用夸诞、比喻,艺术体现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苏黄;词开豪爽一派,对后世有伟大年夜影响,与辛弃疾并称苏辛;书法长于行书、楷书,能自主异意,用笔丰腴跌荡放诞,有顺其自然之趣,与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并称宋四家;画学文同,论画主张神似,提倡“士人画”。著有《苏东坡全集》和《东坡乐府》等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